•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8-21
  • 端午节赛龙舟 这样的龙舟比赛你见过吗 2019-08-21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9-08-21
  • 蕾哈娜拍“力量”写真 穿网袜秀翘臀秀另类性感 2019-08-16
  • 网络智库:假如这些山西品牌都还在 2019-08-10
  • 上合组织发展进程中一座新的里程碑 2019-08-10
  • 广西:建立健全中小学校舍年检制度 2019-08-07
  • 高房价开始衍生出新一代的低欲望社会! 2019-08-07
  • 退牧还草 为藏羚羊迁徙让路 2019-08-03
  • 第二届石家庄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在鹿泉开幕 2019-08-03
  • 回复@永胜龙须村:你是明白人! 2019-08-02
  • 黎明华丽转身成监制 他给四川金丝猴拍了部动画片 2019-07-29
  •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举行 2019-07-25
  • 湖口县公安局开展集中整治城区飙车行动 2019-07-22
  • 世界杯首位女裁判将亮相 曾是模特必成焦点 2019-07-2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 言情小说 > 哑妃来袭:皇叔请小心 > 第363章 不说再见

    哑妃来袭:皇叔请小心

    贵州11选五5基本走势图: 第363章 不说再见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墨辕轩 书名:哑妃来袭:皇叔请小心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www.ajfjt.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jfjt.com,手机阅读m.www.ajfjt.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哑妃来袭:皇叔请小心》最新章节...


        春天不期而至。

        苏小梧的身子已经越来越重,已经不能像平常那样随意走动,她歪在软榻上,嗅到窗外飘来的奇异的花香。

        苏小梧微蹙着眉深吸了一口气,这股香气昨晚上才出现,她觉得熟悉,却道不出它的名字,而且在嗅到这股想香气的同时,她的眼前总是闪过一个人影,他站在花树下,穿着一身粉白色的衣裳,与花相映衬。

        咸熙过来的时候,苏小梧勉强翻身,扭头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抿了抿嘴唇,挑眉道,“桃花开了么?你身上染了桃花香?!?br />
        咸熙愣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袍袖,沉默片刻后轻轻笑了笑,将点心一块块放在碟子里,笑道,“是啊,春天到了?!彼酒鹄?,转身走了出去,朝苏小梧摆了摆手,“我出去一下?!?br />
        “大祭司?!背ぷ攀薅哪泻⒑钤诿磐?,微微俯首对咸熙行了一礼,他说,“是要将将那些桃树砍了吗?”

        咸熙扭头瞅了他一眼,眼神冰冷。

        男孩子愣了一下,慌忙低下头去。

        咸熙回到房间的时候,手里捧着三支桃花。他将桃花插在透明的球形花瓶里,捧到苏小梧面前的桌子上。

        苏小梧挑了挑眉,伸手摘下一朵送到鼻尖嗅了嗅,唇角不自觉勾起一抹浅笑,“真的是桃花啊。我记得有个人也很喜欢桃花?!彼招∥嗯ね房醋畔涛?,挑眉道,“你知道他是谁么?”

        咸熙笑了笑,转身拿了毯子给苏小梧盖上,最后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温柔地望着她,轻轻笑了笑,“又想起什么了吗?”

        苏小梧挑着眉毛,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觉得,那些事,我不该忘?!彼招∥嗟屯房醋攀掷锏奶一?,忍不住皱了皱眉,轻声道。

        “我是摔坏了脑子么?怎么会什么也记得不了?”苏小梧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咸熙。

        咸熙摇了摇头,“没来由的。你突然昏迷,醒来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br />
        苏小梧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接着道,“你认识曾经的我,对吧!”

        “是?!?br />
        “那你,也知道我忘记的人,忘记的事?!彼招∥嗨?。

        “是?!?br />
        苏小梧抿了抿嘴唇,又道,“但你,并不打算告诉我,是么?”

        “是?!?br />
        “你是不是杀了我?”

        咸熙张了张嘴,抬头盯着苏小梧,嘴角一勾,有些无奈,他摇了摇头,道,“不是?!?br />
        苏小梧看着他不上钩的样子,皱了皱眉,轻哼了一声,闭上眼睛。

        苏小梧说,“现在的我是不完整的?!?br />
        她的声音很低,很凉,像是历经了千秋的沧桑岁月。

        咸熙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抿了抿嘴唇,站起来走了出去。

        自那以后,他就再没去过小院儿。苏小梧就白天黑夜地躺在那软榻上,目无焦距地望着窗外,风铃轻轻摇晃,不做声响,鸟雀惊飞,不肯落在窗台上。

        桃花落尽的时候,苏小梧生下了一个女儿。孩子右眼的眼底有一枚小指甲盖儿大小的一点胎记,生的是桃花的模样。

        苏小梧躺在床上,揽着怀里小小的孩子,望见半掩着的窗口伸进来一支开得绚烂的桃花,花香馥郁,沁人心脾。

        苏小梧望着那桃花,鼻子酸酸的,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噙满了眼眶,划过眼角打湿了枕头。

        她闭上眼睛,恍然看到一个男人,他长得很美,比女人还美。他站在山巅,离她那么远,风扯着他身上的粉白色的长衫,一股桃花香从他身上飘出来,淡淡的,冷冷的。

        风灌进他手里的竹笛里,笛子发出唔唔的哭泣的声音。

        他望着她,眼神深邃而温柔,他说,“我自认能给你最好的守护,可到最后才发现,便是这样简单的一件事,我也做不到。青青,对不起,求你忘了我?!?br />
        苏小梧咬紧了牙关瞪着他,想要开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嗓子像是噎了一块石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跟你在一起是我此生最痛苦的一件事?!彼底?,泪水已从眼角溢出来,划过脸庞,搭在他长衫上,那枝已被血染红了的桃花上,他扯着嘴角笑了笑,比哭还要难看,他说,“我……不想你忘了我!”

        苏小梧紧紧拥着怀里的孩子,头埋在包裹着孩子的襁褓里,她紧咬着嘴唇,嚅嗫许久,吐出两个字,“慕……容……”

        “慕……容……辛……白!”苏小梧抽泣了一声,喃喃道。

        她想起了那个桃花树下,笑意温柔,目光却有些凄凉的男人,她记得他叫慕容辛白,记得他是个让她刻骨铭心的人,她睁开眼睛望着怀里的孩子,眼泪啪嗒嗒落下来,打在女婴软玉一样的脸颊。

        那孩子睫毛一颤,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苏小梧愣了一会儿,伸手扯住苏小梧的头发,咯咯笑了起来。

        “桃夭,以后你就叫桃夭,慕容桃夭,我的女儿?!彼招∥嘈ψ鸥排さ牧臣?,揩去那一滴泪水,却又有一滴泪落下来,啪嗒嗒,拭不过来。

        一个月后,咸熙来了。

        他穿着大红色的袍子,头发也用红色的发带扎起来,胸前缀着一朵红绸扎成的花球,但是,他的脸色苍白,甚至微微泛着青色。

        他走到软榻前,从怀里摸出一包点心,一块块整齐地码在碟子里,然后在苏小梧身边坐下来,笑望着她。

        苏小梧望着他身上的红衣和胸前的花球,微微皱眉道,“你要成亲了吗?”

        咸熙点了点头,唇角挂着浅浅的笑,“嗯?!?br />
        苏小梧抿着嘴唇看着他,咸熙也静静地看着她。两个人沉默了许久,苏小梧才道,“恭喜?!?br />
        咸熙低下头轻轻笑了笑,又抬起头望着苏小梧,轻声道,“栖栖,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时候你还是个孩子,小小的,脏脏的?!?br />
        苏小梧拧眉。

        咸熙深吸了一口气,说,“你一直问,我是不是杀了你。是,我是杀了你,用一柄淬毒的匕首刺进了你的胸口?!?br />
        苏小梧的眉头拧地更紧。

        咸熙说,“我以为我没有做错,却错得离谱!我以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实际上却伤你最深!我看着你每次杀人之后,都去酒楼里买醉,喝得吐出血来。我知道你为了练一支舞,跌得满身是伤。我步步为营,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本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最后却输得一塌糊涂?!?br />
        苏小梧盯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拧起的眉头已经松开,像是什么都不在乎了。

        苏小梧说,“所以,你是咸熙。我熟悉的,我爱过的那个人?!?br />
        咸熙愣了一下,点了点头,“是?!?br />
        苏小梧抿了抿嘴唇,道,“他们呢?苏离呢?”

        咸熙站起来,朝苏小梧伸出手,“我带你去见他?!?br />
        苏小梧看着他的手,抱紧了桃夭,自己站了起来,套上鞋子,“走吧?!?br />
        穿过花丛间的小路,走进遮天蔽日的花丛,咸熙停下来,转身看着苏小梧,“栖栖,你还……”

        “我承认?!彼招∥啻蚨纤幕?,她知道他要问什么,她仰头望着他的眼睛,“你对我有不小的诱惑力,不管什么时候,你的出现都会引起我心头最大的悸动?!?br />
        咸熙眸中闪过一抹亮光,却在看到苏小梧目光的瞬间又沉了下去。

        苏小梧抿了抿嘴唇,深吸了一口气,鼻子微微有些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声音有些沙哑,有些哽咽,她说,“但是,我们已回不到过去?!?br />
        咸熙扯着嘴角,笑了笑,转过身去,微微偏头,道,“走吧?!?br />
        一路上,到处都挂着红纱,红纱随风飘动,像是新人脸颊上的红云,苏小梧扭头看着咸熙,道,“新娘是谁?”

        咸熙抿着嘴唇笑了笑,说,“你?!?br />
        “我?”苏小梧僵住,她舔了舔嘴唇,瞪大了眼睛看着咸熙,最近她瘦了不少,这么一瞪,显得那双眼睛格外的大。

        咸熙笑了笑,抬手摸了摸苏小梧的头发,安慰道,“别担心,只是走个过场。你要见他们,就必须要跟我走这个过场?!?br />
        “你以为我……”苏小梧避开他的手,冷冷瞪着他。

        “你不能!”咸熙打断她的话,他清楚苏小梧的个性,知道她要说什么,他说,“如果不走这个过场,你绝对见不到他们!放心,等拜了天地,我就离开?!?br />
        苏小梧抿了抿嘴唇,紧紧盯着他。

        “我可以发誓?!毕涛蹩醋潘骋傻哪抗?,轻轻叹了一口气,抬起手,竖起三根手指。

        苏小梧拉住他的手,皱眉道,“我信你?!?br />
        人说脱胎换骨,与咸熙成亲,就是苏小梧脱胎换骨的仪式。

        咸熙走了,没有告别。

        青丘还是老样子,并没有因为咸熙的离开而有任何变化。

        其实就这样,再伟大、再了不起的一个人,没有了他,地球依旧在转,日子依旧有条不紊地过。

        咸熙走了,一切都回到了正轨,苏离他们也回到了苏小梧身边。

        一个月后,青丘举办大典,苏小梧继承王位。

        狼族派王子知冷前来道贺。

        席间,知冷对苏小梧说,“他不想我说,但看你现在像是完全忘了他,我实在忍不??!你知道他为了你几乎就要灰飞烟灭了么?”

        他话没有说完,就被狐十七拉走了。

        苏小梧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知冷挣扎着的背影,皱紧了眉头。

        他口中的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