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岁澳大利亚外教去世 捐器官救助5人 2019-06-19
  • 信心持续攀升 预期比较乐观 2019-06-19
  • 中国强硬反击美国相关新闻 2019-06-10
  • 花生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0
  • 小浣熊爬摩天大楼 网友开直播终于爬到大楼顶层--旅游频道 2019-06-09
  • 温州某地现千年古墓群 20多座墓穴已清理完毕 2019-06-07
  • 世界杯老司机速成手册:球场之上,谁的眼泪在飞 2019-06-04
  • 候选企业: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2019-06-04
  • 40载情定广彩 终练就“国大师” 2019-06-01
  • 中国经济充当了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但是,作为世界经济火车头的中国,在世界主要经济体股市都走牛的情况下,为何熊途漫漫?这种不正常的现象,背后是我们资本市场的投融 2019-06-01
  • 桃花坞木版年画里的康乾盛世:藏着一座繁华的姑苏城 2019-05-31
  • 沙特队所坐飞机引擎起火 降落后全体队员安全抵达酒店 2019-05-31
  • 你爱看的极简艺术史:5分钟一览中华书法四千年 2019-05-29
  • “三个90周年”系列秋收起义90周年纪念活动新闻发布会在昌召开 2019-05-28
  • 新华社社评:奋进新时代,再创新辉煌 2019-05-28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 科幻小说 > 魔界女尊 > 第四十九章 变化

    魔界女尊

    贵州燃气: 第四十九章 变化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锦尚七 书名:魔界女尊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www.ajfjt.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jfjt.com,手机阅读m.www.ajfjt.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魔界女尊》最新章节...


        魔界派了三教的人到处追踪韩深的下落,但此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竟然毫无消息。

        这日是朔日,第坤手里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黄桃木盒,等候在凌霄寝殿外。

        “尊主,你出来了?!钡诶ざ酝泼哦龅牧柘鏊档?。

        凌霄神思有些恍惚,半晌才回了一句:“何事?”

        “尊主怎么了?好像不太舒服?!钡诶の⒕跤幸?,便问道。

        “无事,刚刚练了扼魂锏,有些乏而已?!?br />
        “噢?!鹬髅粝伦龅亩?,已经好了?!钡诶そ竞泄Ь吹爻噬细柘?,郑重解释道,“这便是请了极好的画师在小主人熟睡时所画的画像、之后又请匠人将小主人的天姿容貌画在了此物上,精心制作而成,属下已经看过,这回您定会满意?!?br />
        凌霄接过木盒,打开一看,点头道:“不错?!?br />
        凌霄看着木盒里面精致的小玩意,嘴角不自觉微微扬起,片刻后盖上木盒,问道:“羽凰人在哪?”

        “小主人自从伤好之后,勤于练功,现在正在地魔七宫闯宫呢?!?br />
        伤才好,就这么拼命,真是……跟她娘的性子一样,要强的紧。凌霄有些担心,有感到欣慰。

        “我去看看她?!彼米拍竞凶急缸叱銮薜畹脑鹤?,又转身问第坤道,“戮魔刀的下落有线索了吗?”

        第坤回道:“还没有?!?br />
        “必须尽快找到戮魔刀?!绷柘龅?,“贺澜渊的潜龙剑法只会越来越强,想要对付他,我们必须比仙门先一步找到戮魔刀。只有打败贺澜渊,仙门才会分崩离析,一击而溃?!?br />
        “是,尊主。我会让三教的弟子加派人手、让仙门的探子也加紧调查?!?br />
        “呃……”凌霄听到了轻微的一阵*声,是从乘鸾院方向传过来的。他二话不说,立即飞出了自己的院子,落在了乘鸾院中。

        他紧张过度,没有敲门,直接就推门进入了风芷凌的屋子。

        风芷凌浑身大汗淋漓,正脱开了自己的衣襟,露出了右肩到锁骨处的一道半尺多长的深深的伤口,伤口血肉模糊,像是钝器所伤。她坐在椅子上,桌上摆着几个药罐,她正准备给自己上药,听见有人推门,忙将衣服往上拉,结果碰到了伤口,痛呼出声。

        “怎么了?”凌霄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忙大步走过去,将手中的木盒放在桌上,一时也忘了男女有别,抓起风芷凌的手制止了她试图掩盖伤口的动作。

        “刚才闯地魔宫时被铁人偶的铁鞭打伤了,皮外伤,不严重?!狈畿屏栌米笫只ぴ诹寺懵兜纳丝谇?。

        “这么深的伤口,你说不严重?为什么不让蒙医师过来替你疗伤?”凌霄嗔道。

        “听说蒙医生回她师父那里去了……”

        “啊,好像是?!绷柘龅愕阃?,“……地魔宫太危险了,以后你还是不要去闯宫了?!彼闷鹨┢拷┓廴鲈谏丝谏?,伤口上顿时冒起一层白烟。

        “嘶……”风芷凌吃痛,手紧紧掐住自己的大腿。

        因为刚才地魔宫的一番恶斗,也因为伤口太疼,她满头的大汗打湿了头发,前额鬓角细碎的毛发贴在脸上,脸颊红红的,眼睛泛着晶莹的水光,吃痛的表情格外惹人爱怜。

        凌霄上好药粉,又取了包扎用的白布条准备替风芷凌包裹伤口,突然意识到,如果需要把伤口裹好,必须让风芷凌将右臂的上衣都脱下才行。

        他看着风芷凌的裸.露的右肩,拿着白布条在手里突然呆住了。刚才没有敲门就闯进风芷凌的房间,看到她有伤在身也未多想,而现在她衣衫不整,自己身为男子,好像有些不便。

        风芷凌本来有些不好意思,后来发现凌霄只关心伤势,便不再扭捏,干脆坦然地让他上药。

        这会见凌霄呆住,她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了?不会包扎吗?”

        凌霄的脸平??雌鹄淳褪且桓毙装桶偷睦淞?,沉默的时候尤其让人畏惧,不敢靠近,风芷凌见他冷冷地瞥了一眼自己,好似别扭地别过头去,心道:难不成我说错话了?

        凌霄侧着脸,将布条放在桌上,道:“我叫泽芜来帮你?!?br />
        说完,猛地起身,出了房门。

        泽芜给风芷凌包扎好伤口,便离去了。

        风芷凌将凌霄送给她的桃木盒内的大眼萌物,取出来摆在了圆桌中央。

        那是一个自己模样的不倒翁。大概有两个拳头大小、如同一只鹅蛋一般,模样憨厚有趣,前后两面画着自己不同的表情,一面的自己身穿水绿色的衣裳,嫣然地微笑;另一面的自己身穿绛红色衣裳,俏皮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微张着圆圆的嘴巴。两侧还有细细的发辫垂落,头发柔软如同真人的发丝,发顶用小颗珍珠、水晶、玉石制作了一些极小的发簪饰物,珠光闪闪,极为细腻。

        风芷凌对这个不倒翁爱不释手。她想起凌霄曾经说过的会送自己一个自己模样的不倒翁,却没有想到他一直记着,还花心思请人做的这么精美。

        第二日,她拿着不倒翁去找凌霄,准备对他道声谢。

        自从风芷凌对凌霄的包扎水平提出质疑后,凌霄就没再来乘鸾院看望她的伤势。

        “尊主不在,昨天晚上去敏安殿了,一直没有回来?!绷柘銮薜畹氖檀铀?。

        为什么去敏安殿?难不成是凌珑的忌日?

        风芷凌好奇,轻手轻脚地进了敏安殿。

        门关着,风芷凌在外面贴窗静听,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她透过半透明的窗纱往里面看,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正站在供桌前,像是认错一样低头垂手而立,静默无声。

        “谁?”凌霄直到看到了风芷凌的人影投在了窗纱上,才意识到有人。

        风芷凌内心喟叹道,是我的行迹掩藏得太好,还是凌霄太入神了?换做平时的话他早就发现有人了。

        “是我,舅舅?!狈畿屏杷餍酝泼沤?,“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凌霄见到风芷凌,好似被抓到什么似的,变得紧张起来,他侧对着风芷凌,手指不自觉地蜷起,脸一动不动地望着供台的方向,冷言道:“你怎么来了?”

        “我本来去你寝殿找你,听说你来这里了,就过来看看?!狈畿屏枘闷鹗掷锏牟坏刮?,微笑道,“谢谢你送给我的不倒翁,我很喜欢,模样很像我,做的很精致。你一定花了不少心思吧?我……”

        “我让第坤随便做的,不用谢我?!绷柘隼淅涞卮蚨狭朔畿屏枞惹榈纳?,道,“我还有事,先走了?!?br />
        风芷凌看着凌霄从她身边走过,眼神直接跨过她,微抬着头出了门,留下了一阵冷风。

        “怎么回事?昨天还好好的,今天为什么对我如此冷淡?”风芷凌心中纳闷,“就因为我说他不会包扎吗?”

        自那以后,凌霄也不再出现在乘鸾院,风芷凌在天霄殿见过忙碌的凌霄,在地魔宫闯宫时瞥见过一闪而过的凌霄,但是,她很少再与凌霄照面,仿佛凌霄的所有活动都刻意地避开了她。

        乘鸾院的厨子倒是一直都很贴心地做着她爱吃的饭,再也没有出现什么热洛河、山瑞鳖、眼镜蛇之类的食物。

        风芷凌从极致的失落痛苦中获得凌霄亲人般的关爱,如今这份关爱似乎有些飘摇不定,她的心随着有些不安。

        好在最难熬的那些日子已经过去。那三剑给她的伤就好像隐秘的过往,被她藏在了角落。慢慢地,她不再有怨怼,变得更加的平和淡漠——在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前,如果她有机会杀死凌霄,或者练明煊,她也极有可能会痛快下手,不是吗?

        只不过,她和澜渊的情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她心中有奢望,希望自己尽快变强大,总有一天,要让搅乱三界安宁的恶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惩罚,让十几年前仙魔之间的恩恩怨怨都理清,让所有过往的仇恨全都埋葬。

        为了奢望成真,她将所有的情绪,好的坏的,全都放在修炼法术上,关于凌霄的突然冷漠,她也不再多想——凌霄除了不见她,不再亲自教她练功,平时的一应照应全都如常,他甚至多派了几个人来乘鸾院服侍她,并且也经?;崛サ啬Ч那目此饭Φ那榭?。

        风芷凌自从突破了第七宫,就像是突然开窍一般,闯宫的进度突飞猛进。其他人都是在第七宫卡住,再难进入下一宫,而她似乎在高宫级更加的游刃有余,短短三个月,她就突破了第九宫。

        地风水火等人都被她的进步惊呆了。

        又是一个望日,午时,凌霄照例在密室中给扼魂锏喂养元气。黑色的幽灵从扼魂锏而出,这些被封印三百年的噬魂族幽灵,散发着阴寒的幽光,萦绕在扼魂锏上。

        不知怎的,这些幽灵突然变得躁动不安,突然间,有一只最大的幽灵从凌霄的头部右侧撞了进去,又从左侧飞出出,而其他的幽灵毫无章法地吸取着他的真元,扰得他神气大乱。他勉强坚持了下来,将体内的真气送入扼魂锏,把噬魂族压回了锏中,却觉得神识突然有些恍惚不定。

        两个时辰后,凌霄出了密室,这时第坤匆忙来报:“尊主,小主人从昨日进第十宫后,一直没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