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8-21
  • 端午节赛龙舟 这样的龙舟比赛你见过吗 2019-08-21
  • 外国人在桂林的美丽乡村故事 2019-08-21
  • 蕾哈娜拍“力量”写真 穿网袜秀翘臀秀另类性感 2019-08-16
  • 网络智库:假如这些山西品牌都还在 2019-08-10
  • 上合组织发展进程中一座新的里程碑 2019-08-10
  • 广西:建立健全中小学校舍年检制度 2019-08-07
  • 高房价开始衍生出新一代的低欲望社会! 2019-08-07
  • 退牧还草 为藏羚羊迁徙让路 2019-08-03
  • 第二届石家庄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在鹿泉开幕 2019-08-03
  • 回复@永胜龙须村:你是明白人! 2019-08-02
  • 黎明华丽转身成监制 他给四川金丝猴拍了部动画片 2019-07-29
  •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举行 2019-07-25
  • 湖口县公安局开展集中整治城区飙车行动 2019-07-22
  • 世界杯首位女裁判将亮相 曾是模特必成焦点 2019-07-2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 言情小说 > 七十年代好种田 > 63.美滋滋

    七十年代好种田

    贵州快3遗漏一定牛: 63.美滋滋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镰仓的海 书名:七十年代好种田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www.ajfjt.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jfjt.com,手机阅读m.www.ajfjt.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七十年代好种田》最新章节...


        崔福兴已经不相信丁书记了, 又怎么会跑去公社那边问。他干脆去他们队长家借了辆自行车, 奔着县城就去了。分数嘛, 抄来传去的, 指不定哪个环节就出错了,还是去文教局那边亲眼看保险。

        像他这种自个儿跑到文教局查成绩的并不多, 不过负责这档子事儿的同志挺热心, 一页一页的帮着崔福兴找,最终在中间偏后的位置找到了他的名字。

        “崔福兴是吧, 我看看——”这位同志的手指往右边一滑,然后停在了分数那一栏, “195分, 你考了195分, 也,也不错??!”

        崔福兴第一反应是不信, 这会儿他也顾不上许多了, 直接把那张纸抢到自己手里, 瞪着俩眼从第一行开始往下扫,最终在倒数第五行看到了‘崔福兴’这三个字,再小心翼翼地平移过去看成绩, 195分, 闭上眼再睁开看还是195分。

        晴天霹雳!

        崔福兴的心态彻底崩了。

        走出文教局的时候崔福兴整个人都是恍惚的,凉了, 这回彻底凉了, 估分那会儿他感觉自己考得特别棒, 报志愿的时候净捡着好学校报,早知道,早知道就报中专了?。?!

        想到这儿,崔福兴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经过这一巨大的打击,崔福兴就跟丢了魂儿似的,回去的这一路上他没少掉到沟里去,袄子和棉裤上头沾了好些泥,模样甭提多狼狈了。正因为有这些波折,直到后半晌四点来钟,他才怏怏地推着自行车回到家。说来也巧,他进门的时候正好碰上他爸妈提着大包小裹的出门,俩人还有说有笑的。

        “带上江米团了没?乖宝爱吃这个?!?br />
        “装了满满一大包呢,豆沙馅儿、花生馅儿还有芝麻馅儿的全有,我还给乖宝带了炸糕,你是知道的,就我这手艺,保管她吃一回就想有二回!”

        “吹吧,你就,你也不想想你上回做炸糕是哪年的事儿,算起来得有五六年了吧,是练三五天就能捡回来的吗?乖宝她——”

        乖宝!

        乖宝!

        又是她!

        新仇旧恨加起来,叫崔福兴的脑袋瓜儿彻底清醒了,他就跟地里的气□□似的,俩眼瞪得溜圆,肚子一鼓一鼓的,猛然拔高的尖嗓门把崔贵德和蔡春花吓得一哆嗦,“你们俩还记不记得,我,我才是你俩的孩子?!乖宝,乖宝,呵,要不是因为她,我会考不上大学?!她把我的前程都毁了,你们还,你们还上赶着讨好她?!我是亲生的不?”

        蔡春花上上下下打量了崔福兴好几圈,就跟看见什么新鲜东西似的,“没想到你这么看得起乖宝……”

        “那会儿你怎么说来着——”说到这儿,她把脸上的笑收了收,“她要是真说什么应什么,那还在这儿呆着啊,早上天了,我看啊,就是大家伙儿想多了,把一堆巧合全联系到她一个人头上,愣是造出来个大神通来!”

        崔福兴觉得自个儿的脸都快肿了。

        “高考第二天,对,没错,就是那天,你考完回来就跟我们说——呵,她说话要是真那么灵,考完政治出来曲红卫的脸色能难看成那样儿?”崔贵德紧跟着补了一刀。

        这一通混合双打挨下来,崔福兴脑袋里头嗡嗡响,俩眼直发黑,要不是心里头还憋着一股劲儿,他没准儿得厥过去。

        所以说真不是亲生的吧……

        崔福兴没法不怀疑这点。

        小曲宁并不知道崔福兴遭受了一波又一波的暴击,她可没空关注这些,自己都烦恼着呢。今天早上,数学老师一进班就宣布了后天要举行期末考试的事儿,不过这不是小曲宁烦恼的根源??际月?,她是不怕的,可班里其他人明显在意极了。

        一个两个的,就把主意打到了她身上——

        刚一下课,后桌的二胖就把自己省下来没吃的烤红薯捧到了小曲宁跟前,肉乎乎的脸上堆满了笑,嘴也没闲着,一个劲儿招呼小曲宁吃。

        一开始,小曲宁也没多想,这不是盛情难却嘛,她就掰了一小块尝了尝。就这一口,让眼巴巴瞅着她的二胖跟捡了钱似的,乐得拍着巴掌叫好,“太好啦,你吃了!”

        小曲宁突然有点慌。

        她的直觉还真准,二胖嘴里蹦出的下一句话就暴露了他的‘险恶’用心,他说:“乖宝,你跟着我说,曲二壮能考到前三十,就说这一句,乖宝,帮帮我吧!”

        他倒是不贪心,全班四十来个人,不考后十名就行。

        小曲宁都惊呆了,现在的娃儿这么鸡贼的吗?!

        二胖这一通操作算是给班里其他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有七八个人第一时间围拢了过来,脸蛋儿鼓鼓着,眼睛笑眯眯,一瞧就是二胖同款谄笑。

        炒花生、大酥糖、萝卜糕、夹肉火烧、杂菜虾米饼还有两个黄澄澄的窝窝头……

        瞧他们满含不舍的小眼神就知道,他们挺舍得的,把心头好都给贡献出来了。

        “小宁宁,吃我的,我妈做的萝卜糕最好吃了!”

        “萝卜糕再好吃能比得上夹肉火烧?!乖宝,别听她的,你尝我这个?!?br />
        “乖宝,你吃我的酥糖吧,我要求最低,不倒数第一就行!”

        “不成不成,你不当倒数第一那不就轮到我了吗?”

        “我妈说考前十名给我两块钱的压岁钱,考后十名就给我一顿竹笋炒肉……”

        答应是不可能答应的!

        这回小曲宁狠得下心了,不管小伙伴们怎么说,她就是不接话茬,左弯又绕地往别的方向上引,实在对付不过去了就干脆抿着小嘴儿不吭声,眨巴着干净又清亮的俩大眼看向他们。

        小曲宁:可怜,弱小又无辜。

        小伙伴们:好叭,不逼你了,不逼你了!

        只有二胖美滋滋地昂首挺胸,肉胳膊往腰间一叉,可把他给得意坏了。

        哈哈哈哈,乖宝就吃了我的红薯!

        然而直到放学的时候,二胖也没从小曲宁嘴里听到那句‘曲二壮能考到前三十’,他啊,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巴了。不过他可没死心,一伸手就把小曲宁的书包带子给拽住了,眼神别提多幽怨了,“乖宝~”

        说好的吃人家嘴软呢?!

        我的红薯啊qaq

        小曲宁被看得心里毛毛的,而且她从二胖的眼神里读出了明显的控诉意味,是了,不管怎么说,二胖的红薯她吃了,事呢,她没办……虽然说这事儿她也冤得慌。

        不过她是谁啊,见过大世面的曲家乖宝,想个主意那就是分分钟的事儿。这不,眼珠儿一转,她就想到该怎么说了。

        “二壮哥,你放心——”小曲宁摆出一副严肃样,轻轻拍了拍二胖的肩膀,“你好好学习,不会考倒数的?!?br />
        二胖压根儿就没细想,一听到‘不会考倒数’这几个字就立马咧开了嘴,脑袋瓜猛点,“嗯嗯嗯嗯嗯!”

        小曲宁见他美滋滋地走了,以为这事儿就翻过篇去了,结果第二天早上二胖一进教室就开始对着她哭唧唧,小眼神儿比昨天还幽怨呢。

        “乖宝,你,你害我!”二胖的眉毛眼睛直往一处皱,就跟包子褶似的,脸上就差刻俩字——委屈。

        这锅小曲宁是不背的,“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你昨儿不是多提了好好学习那四个字吗,我,我刚吃了晚饭就被我妈摁在了板凳上头,她说要考大学得从小抓起,一整个晚上啊,她都没放过我……”说到这儿,二胖的眼泪险些掉下来,他心里苦啊。

        小曲宁忍住了,没笑出声来。

        嗨呀,我可真是个厚道人!

        “多好哇!二壮哥,你要是天天这么用功,以后就不用担心会考倒数了!”小曲宁呱唧了呱唧,圆溜溜的俩眼睛弯得像被咬了一大口的月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可是主席说的,你乖乖的,听话啊~”

        二胖流下了悔不当初的泪水,有钱难买早知道??!

        这下好了,蠢蠢欲动的春梅、三萍、建新等人直接歇了那份心,他们可不想像二胖一样惨。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小学一年级期末考试如期而至。要说重要性呢,这种考试自然和高考没得比,但在曲仲冬他们看来,期末考试同样重要,这可是小乖宝的头一回大考。

        一大早,岳翠云就带着三个儿媳忙开了,和面、擀面、择菜、做卤、下锅,人多力量大,六点来钟,面条就出锅了。白瓷蓝边的大海碗里头堆着香滑又筋道的面条,拿筷子挑起来的时候能明显感觉到它的弹,上头盖着的卤可以按照自个儿的口味来选,酱烧猪肉滋味浓入口香,蒜黄炒蛋又鲜又嫩汁水足,蘑菇炒肉菌香诱人,肥嫩可口。

        小曲宁浇了半勺酱烧猪肉又舀了半勺蘑菇浇头,上头还盖着两个白胖胖的的荷包蛋,用筷子一戳,金黄中略带一点橙红的蛋液就流了出来,一部分覆在了面条上,一部分融入热腾腾的汤底,让它变得更香更浓。

        她啊,就爱吃这种。

        吸溜吸溜,一碗面条下肚,再喝两口又鲜又浓的汤,身子别提多暖和了,干劲也起来了,足足的。

        考完数学之后,这股干劲还盘踞在小曲宁心头,让她兴奋得两眼放光,不止脸蛋红扑扑的,鼻头也染上了一点点颜色。她特真情实感的跟前后左右的小伙伴们说:“我现在可有劲儿了,再来三天考试我都不怕!”

        小伙伴们:再来三天考试?!你是魔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