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昕孺:一轮明月照湖湘 文明自有温度 2019-04-23
  • [微笑]科普:房屋价值的构成中,土地及建安成本只占很小的一部分,真正值钱的是位置,因为位置决定了关联资源的多寡! 2019-04-21
  • 男子抢劫杀人为“找钱”创业 司机装死逃命 2019-04-21
  • 乾隆时期罕见瓷瓶将拍卖 曾“雪藏”鞋盒几十年 2019-04-19
  • 江西取消调整证明事项推进“一次不跑”改革新闻发布会 2019-04-18
  • 四届市委第五轮巡察工作动员部署会召开 杨文英黄玉剑讲话 2019-04-18
  • 最新数据杭州就业满意度全国排第二 吸引力提升 2019-04-17
  • 三颗迄今最年轻行星现形 2019-04-17
  •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推出升级版“人民党建云”平台 2019-04-15
  • 铸牢军魂开新图强 人民陆军转型建设砥砺奋进 2019-04-15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15
  • 九江召开乡村振兴战略春风行动总结会议 林彬杨出席并讲话 2019-04-09
  • 我之所以要“反来复去说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总是无视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胡言乱语,你造谣造出来的“1+1=2”就... 2019-04-09
  • 马克思学说是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真理,后人的所谓“马克思主义”只有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才是真理,否则便是谬误。 2019-04-01
  • 深化市校合作 助力乡村振兴 2019-03-31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 玄幻小说 > 相见难分离 > 第四十九章 重回逸南山

    相见难分离

    贵州快3走势图: 第四十九章 重回逸南山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红橙籽 书名:相见难分离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www.ajfjt.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jfjt.com,手机阅读m.www.ajfjt.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相见难分离》最新章节...


        “回公公,屋内无人?!痹谇镢寤莺推菟巡槲薰氖勘隼促鞲娓歉鎏?。

        这太监也拿着他那小眼睛四处看,尖嗓道:“赵修士,这事可不是小事?;瓜M苤郎钋巢灰燮?。奴才这就回去复命了,告退?!?br />
        “公公慢走?!闭苑酵嘏阕偶傩χ钡娇茨翘啻乓黄笔勘催丛睦肟嗽鹤?。这他才放下了警惕,手中秋沐华给他的信符上还写着一排字。说是让他必须想尽办法将徐离困在逸南山,不能放他出来。

        赵方拓从来不问他师尊做事的缘由,因为在他眼中师尊做的一切事都是正确的,毋庸置疑。

        赵方拓走进秋沐华的屋子,屋子里东面的墙上黄符剑挂在上面,没有黄符遮盖住的地方黑黑的。剑周围是秋沐华留下的净化阵法,赵方拓拿起桌上的朱砂笔画了一道符贴在黄符剑上。将剑从墙壁上拿下来,插进院子里的木板中间。

        朱砂笔在他手下尽情的挥洒,很快的时间以黄符剑为中心,画了一圈又一圈的看不懂的奇怪咒文。

        “对不起啊,阿离。不是师兄难为你,但我和师尊为了你不能参与到皇室之争只能这么做了。师兄这第一回写的封界之咒就留给你了,你可不要怪师兄啊?!闭苑酵囟自诮G白炖锷裆襁哆端盗艘欢?。

        两指伸出抵在阵法上,厉声喝道:“去!”

        黄符剑先是剑身一震,眨眼之间飞入云中。无法用肉眼看清其速度,只得看见一道光影从空中闪过。

        “哗!”

        徐离凭空出现在空中,他正下方就是逸南山中的那片大湖。他重重的从空中掉落,把湖面激起很大的浪花。

        “哇!”徐离从湖底扑打着双臂往湖面游去。

        脑袋从水中探出头时,湖边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熟悉。他经常钓鱼时坐着的巨石,就那样立着;经常偷懒藏身的大树,已经泛了黄叶。

        徐离想起瞬移前赵方拓对他说的‘回家’,他……这是回到了逸南山了。忽然逸南山上的结界发生一声巨响,一阵风将树叶都吹得剧烈摇晃。

        徐离抬头看见这片湖正上方的结界上差了一把剑,从剑中传出金色的气流扩散到结界,似是又给加了一层结界巩固了防御。外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徐离就这样漂浮在湖中,师兄最后和他说的话他还记得??沙倔显趺椿岱磁涯??游上岸后全身上下都湿漉漉的,徐离举起手想要召回黄符剑??刹还芩绾巫?,黄符剑始终纹丝不动。

        “可恶!”

        “回禀陛下,徐修士不在旬尘阁?!碧嗷毓缶腿ゼ诵炖胛?,秋沐华也还在那儿。

        “不在旬尘阁?怎么会呢?”徐离巍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对秋沐华说的。

        “确实不在?!碧嗷卮鸬?。

        徐离巍挥手让他退下,疑信参半的对秋沐华说道:“秋阁主,莫不是报了信吧?”

        “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陛下您要抓人,臣怎么感欺瞒您?!鼻镢寤牌寰?,他知道徐离巍至始至终都是在给他下一个死局。

        “臣不明白,陛下您从头到尾都不想四皇子有权利,当初您还要同意那桩婚事呢?”秋沐华像往常同徐离巍说话一样问着他。

        徐离巍坐回棋盘旁,右手将棋子打乱,分出白黑两棋。执一子道:“孤说话要算数的?!?br />
        “……不。在臣看来当四皇子有了将军府做支持就成了陛下您牵制皇后一族的工具了。宸贵妃家族并不强大,不过区区永皓国首府的小族。陛下您当年不也是因为贵妃与我旬尘阁交好才会娶她的么?”秋沐华平静的否决了徐离巍的话,手里收着棋盘上属于自己的棋子。

        “……”徐离巍打开茶杯的盖子,将棋子放了进去。

        棋子沉落在杯底之中显得格外的突兀,静了一会儿徐离巍才张口说,“其实秋阁主你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你那师兄如果当年也能看清怎么还会离开永皓国呢?离开就离开,可他的儿子偏偏为何要在这时回来呢?还叫徐离……呵呵呵……把我徐离皇室当做名字,也就只有他一人才敢?!?br />
        秋沐华将自己手中的白子也投进了徐离巍的茶杯中说道:“陛下逼着楚少将军反叛,恐也是为了预防四皇子权利过大吧……说到底,是陛下您根本就不想选任何一位皇子成为太子。如若他们的羽翼丰满,陛下您的皇位……也就保不住了?!?br />
        “哼?!毙炖胛∏岷吣闷鹱白帕矫镀遄拥牟璞?,倒撒在棋盘上

        “棋局如命局,落子……可就没有反悔的机会了?!?br />
        “可恶!”徐离敲打着围住的结界,手中的符咒也用了不下百种,可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太阳都快落山了,黄符剑依然挺立的插在结界上。阿团和阿圆静静地守在徐离旁边,看着他在那捶胸顿足。阿团到湖边,说是迟那是快从湖里拍出一条大鲤鱼。鲤鱼像一道优美的弧线,从水中飞到岸上噗嗤噗嗤的抖动。阿圆负责将鱼叼起,抛到徐离脚边。

        徐离低下头,那鱼死瞪着眼珠直挺挺的看着自己。

        “我不吃”

        “咕噜咕噜……”

        说着不吃,肚子倒是很诚实的咕噜咕噜叫起来。

        “师尊这是铁了心把我锁在逸南山,这要关我关到何时呀?”徐离坐在火堆旁,吃着烤熟的鱼。时不时掰几块喂给阿团阿圆,虽然它们两个不是很喜欢吃。

        “我不能一直待在这儿啊……楚染笙反叛,殷安歌……一定会被抓起来的?!毙炖氤缘阶詈笠豢橛闳?,将鱼刺扔到火堆中往外飞出一堆火星。

        徐离躺在地上头枕在阿团的肚皮上,他旁边抱着阿圆在黑夜取暖。想起脸上的疤痕,又掏出药膏摸了摸。

        半空中的剑很亮就如同黑夜的太阳,几乎照亮了整座逸南山。

        “你从遇见我时都是在骗我,你什么都算的那么精确。连我会爱上你,你都算的明白??傻阶詈笾挥形乙蝗说闭媪恕?br />
        “没错!你是神,我是魔。你生来便是善的,可我难道注定这一生都是恶的吗!”

        徐离从草地上坐起,他又做梦了,还是关于那个男人的梦。这回梦中他看见那个男人被一群穿着庄严肃穆的白衣盔甲的士兵,拿武器押跪在白色地面上。

        正对面站着穿着很像天帝的中年男人,他旁边跪着一个穿着深紫色的缎子衣袍和墨色的靴子的年轻男子。他拨开眼前的浓雾,眼里也看不真切。那紫衣男子的脸在自己眼中就是模糊糊的一片。

        那男子似是在求天帝放过被押着的男人,但被无情的拒绝了。黑衣男人满脸的失望、不解,看着手腕上紫色的镯子他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

        徐离捂着心房,他觉得他的心好痛。他好像感同身受一般。黑衣男人多绝望,他……就有多绝望。

        “我一定要出去?!?br />
        “师尊……嗯……我……”赵方拓话不知如何出口,他师尊从宫中回来就没吃过东西。

        皇宫的士兵将旬尘阁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甚至连一只鸟都不让飞出去。

        “师尊,阿离待在那儿真的不会被找到吗?”

        秋沐华不紧不慢的沏着徐离留下的最后一点白牡丹说道:“只要不是他自己下来,是没有人能找到的?!?br />
        “但……弟子听说木阁主接了陛下的命令出旬雨阁寻徐离去了?!闭苑酵亟钚绿降男〉老⒏嬷饲镢寤?,可秋沐华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陛下还是太小看师兄了。师兄连老阁主的搜查都能躲过,更何况是她木锦慈呢?!鼻镢寤绦档?,“只要这回阿离不在,他便不会出事。我也算对得起师兄他了……”

        赵方拓往右看向窗外,想到阿离如此幸运,相比之下将军府的那位就没这样幸运了。

        殷安歌被绑在一张椅子上,身后还站着一个兵医。

        “说!楚染笙到底是何时叛变的?说!”牢里的狱兵恶狠狠的询问着。

        殷安歌嘴唇惨白,无力的摇头说道:“他……没有,没有……”

        “看来你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上刑!”

        站在她身后的兵医手里拿着细长的银针,直戳进她的手指头中。手指被木板夹着根本无法动弹,而银针却一点一点的被兵医插了进去。

        “唔!”

        她不能喊,他们没有犯错。她也不能承认,他们越是想屈打成招,她越是不能让他们得逞。

        只不过她低估了俞妙之对她的妒忌之心,她刚来这永皓国不过半年之久,竟然能煽动楚染笙身边的亲信骗他反叛。

        她最不该的,就是将徐离拽到这件本不应该扯到他的事情中来。

        “说不说!??!别装死!”

        牢里内外都是这狱兵咆哮的声音。俞妙之告诉他不管做什么都要让殷安歌认罪,可这都用了不知道多少种私刑了。

        “没有,我说……没……有?!币蟀哺栌米抛詈笠凰恳馐端档?,说完就昏了过去。

        “给我泼醒!”

        刚下令,旁边就凑来一个肥头大耳的狱兵在他耳边鸟悄地说,“二公主那儿来了命令,说让我们下手轻一点。照你这么打,没等陛下审她,她就得死在这儿?!?br />
        “那怎么办?大皇妃那儿催得紧?!?br />
        肥头大耳的狱兵敲了他的头,苦口婆心的说道:“你傻??!这二公主怎么整都是我们永皓国的二公主。太子之位未定,这大皇妃算什么?!?br />
        “也对。那我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