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杯首位女裁判将亮相 曾是模特必成焦点 2019-07-21
  • 法制日报:以人民为中心不应只挂在墙上 2019-07-21
  • 高清:C罗帽子戏法科斯塔梅开二度 葡萄牙3 2019-07-19
  • 省外过期身份证异地更换 这事儿在西安该咋办? 2019-07-19
  • 汕头一企业埋暗管偷排 4直接责任人被刑事拘留 2019-07-19
  • 大陆男子在澳贩毒 花2万余元打车逃跑仍被捕 2019-07-17
  • 艺术品市场理性回归进行中 2019-07-17
  • 东道主21战不败 俄罗斯或取8战首胜 2019-07-16
  • 《大陆桥》杂志俄文版 2019-07-1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干部状态新观察·激励担当作为) 2019-07-11
  • 《汶川十年·我们的故事》二:代国宏 2019-07-09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2019-07-09
  • 揭秘劣质红木家具的惯用造假手段 2019-07-04
  • 回复@海之宁:你的智商真滴不行!一边玩切…… 2019-07-04
  • 长城24小时客户端简介 2019-06-27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 言情小说 > 逆流2004 > 第62章 感谢上天

    逆流2004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 第62章 感谢上天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木子心 书名:逆流2004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www.ajfjt.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jfjt.com,手机阅读m.www.ajfjt.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逆流2004》最新章节...


        “妈!我去上个茅厕!”

        眼眶发酸,心里难受得厉害,周安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匆匆跟母亲说了一句,就起身快步往屋后的茅厕去了。

        “这孩子……”

        田桂芳怔了怔,失笑摇头,继续低头择龙虾,在她看来儿子这茅厕上的突然,上一刻还在跟她说什么丝,下一刻就突然起身说要上茅厕。

        “不会是肚子吃坏了吧?”她嘀咕。

        ……

        屋后的茅厕里,周安紧紧咬着嘴唇,低着头从裤兜里摸出软瘪瘪的香烟盒和火机,两手微微颤抖地点燃一支含在嘴里。

        抬起头的时候,泪水早已爬满脸颊,眼眶红得厉害,连嘴唇都微微颤抖,他手忙脚乱地抹着脸上的泪水,然而没用,泪水就像开了闸的河水一般不断往外涌,如果不是他死死咬着嘴唇,肯定会痛哭出声。

        那是他心里永远的痛!

        那一年,因为母亲的突然离世,对他的打击极大,整个心都像空了一块,从此以后,他不敢经?;刂芗掖?,更不敢轻易去自家的田头。

        因为每一次回来,他心里都难过得厉害,总会想起村头村尾什么地方,母亲曾经在那里走过,在那里与谁说过话。

        不敢去自家的田头,却是因为母亲死后,葬在那儿!

        他不敢去看母亲的坟,因为一想到坟里的母亲已经只是一坛骨灰,他就受不了。

        其实那年母亲脑溢血,并不是因为什么绝症,只是高血压,母亲死后,他才听父亲说,那段时间家里正好农忙,母亲降血压的药吃完了,一时没时间去买药,她以为一小段时间不吃药不会有事,结果,农忙快忙完的时候,一天早上去田里插秧,起身的时候,突然一晃,倒在水田里。

        父亲慌忙叫人一起把母亲送到县医院,县医院不敢接收,然后又赶紧送去市医院,可最后还是没能救回来。

        从发病到离世,半天时间都不到。

        周安接到消息,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依然没能在母亲离世之前,见她最后一面,事后每每想起,他都悔恨不已。

        母亲刚刚过去的那一两年,周安非常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学厨师?

        因为厨师的工资虽然比一般的工作略高,可这份职业很少有休息天,周末别人休息的时候,他们最忙。

        逢年过节,万家团聚的时候,他们处于一年中最忙的时候。

        夏天农忙的时候,同样是厨师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的时候。

        周安后悔、懊恼的地方就在这里!如果他一开始没有学厨师,那一年的农忙他应该就能赶回来帮忙,那样的话,母亲很可能不会死。

        然而,那时再多的悔恨已经于事无补,母亲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他,休假的时候回来,不可能再听见母亲的声音,也再吃不上母亲亲手做的粗茶淡饭,累的时候,也再看不到她心疼的目光。

        不会再有人真的关心他肚子饿不饿,衣服穿的暖不暖……

        真的失去母亲之后,周安才真的意识到母亲是这个世上最爱他的女人,她不会嫌弃他长得不帅,也永远不会嫌弃他庸庸碌碌,看不到出人头地的希望。

        泪水很咸!任凭周安连着去抹,还是有一些流进他嘴角。

        满脸泪痕中,他眼中含悲,嘴角却上扬露出一抹笑容。

        两世为人,他第一次感谢上天,真心感谢上天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虽然如今家贫,没有小区里那栋一应俱全的商品房,没有存款,没有很多东西,但父母尚在!

        钱,他可以不计辛苦去挣,风里来雨里去也不怕,只要父母尚在!

        有他们在,再辛苦,他也开心。

        庸庸碌碌地活了那么多年,他早已看淡很多东西,唯独亲情,他始终无法看淡,那是他最在乎的东西!

        他的感悟是:日子,是人在过!只要人还在,一切就都还有可能,一旦人没了,就一切成空。

        重生前,他生无可恋,就是因为这个世界他在乎的人,全没了。

        如风流云散!

        那时,他对这个世界失去所有的眷恋,随意走在街头,人来人往,可他却发自内心地觉得孤独。

        感觉那个世界,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会有人在意了。

        好一会儿,一支烟早已抽完,周安才勉强平复翻涌的情绪,吐出一郁气,他仔仔细细地抹去脸上的泪水,又抬起手臂,用t恤的短袖擦了擦脸,完了,又将身上衣服整理一番,才转身准备走出茅厕。

        不料,一转身就看见秦梅杏站在茅厕门外两三米处,讶然看着他。

        “姐?你、你怎么在这儿?你什么时候来的?”

        周安吓一跳,他刚才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听到。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些女人走路确实轻盈无声,周安有点紧张的是——秦梅杏什么时候来的?她看见他哭了吗?

        话问出口,周安才注意到她手里捧着一大串紫红色的葡萄。

        秦梅杏把葡萄往他面前递了递,“我刚才陪光耀在那边树下捉知了,他吵着要逮一只知了玩,然后就看见你出来上茅厕,想起早上刚从葡萄田里摘了些葡萄回来,就想着给你拿一点……”

        顿了顿,秦梅杏小心地看了看周安眼睛,轻声问:“安子!你刚才怎么了?我刚才看你好像在哭?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是不是你爸的病又犯了?要是缺钱,你跟姐说!姐拿给你!”

        周安家的茅厕,和这年头农村大部分茅厕差不多,没有一扇像样的门,只用木板钉了半截栅栏似的小门。

        这种门优点、缺点都有。

        优点是透气!门框上半截没有遮挡,透气性自然没得说。

        缺点嘛,也是因为上半截没有遮挡,别人自觉还好,不自觉的话,或者本来就怀着偷窥的心理,走近几步就能看见蹲在里面方便的人。

        周安相信秦梅杏不会想偷窥他,但她站在门外两三米的地方,肯定可以看见刚刚站在茅厕门内抹眼泪的他。

        自己内心虚弱的一面被她看见,莫名的,周安忽然觉得这大概是报应!

        他昨晚去秦梅杏那里买西瓜,发现她的秘密,报应这么快就来了,也让她发现他一个秘密。

        “没有!姐!我爸挺好,我、我刚才在偷着抽烟呢!结果,嘿嘿,技术不熟练,烟雾呛到眼睛,我没哭,真的!只是烟雾呛的!”

        周安自欺欺人地辩解着,秦梅杏大概也没信,但让周安心里放松的是,她并没有揭穿他。

        而且还点点头,说:“行!你爸没事就好!反正姐跟你说了,家里要是缺钱用,你跟姐说一声,别跟姐客气!喏!这串葡萄你拿去吃!吃完了,过几天我再给你拿!”

        (ps:写这两章的时候,老木泪流满面,如果把哪位看哭了,我在这里说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