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藏积极开展防沙治沙宣传 建设美丽西藏 2019-06-26
  • 2018美国书展在纽约贾维茨国际展览中心举行 2019-06-25
  • 凯恩两球补时绝杀 卡利尼奇拒绝登场被开除 2019-06-25
  • 回复@海之宁:被老蚕们批不正证明了咱是有智慧的? 2019-06-25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意大利各界关注十九大:中国共产党将把"保障人民幸福"作为其重要使命 2019-06-25
  • 27岁澳大利亚外教去世 捐器官救助5人 2019-06-19
  • 信心持续攀升 预期比较乐观 2019-06-19
  • 中国强硬反击美国相关新闻 2019-06-10
  • 花生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0
  • 小浣熊爬摩天大楼 网友开直播终于爬到大楼顶层--旅游频道 2019-06-09
  • 温州某地现千年古墓群 20多座墓穴已清理完毕 2019-06-07
  • 世界杯老司机速成手册:球场之上,谁的眼泪在飞 2019-06-04
  • 候选企业: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2019-06-04
  • 40载情定广彩 终练就“国大师” 2019-06-01
  • 中国经济充当了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但是,作为世界经济火车头的中国,在世界主要经济体股市都走牛的情况下,为何熊途漫漫?这种不正常的现象,背后是我们资本市场的投融 2019-06-01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 历史军事 > 女神的医流高手 > 第0759章 他来自江湖

    女神的医流高手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第0759章 他来自江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风烟净 书名:女神的医流高手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www.ajfjt.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jfjt.com,手机阅读m.www.ajfjt.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女神的医流高手》最新章节...


        八月。

        叶浅茗完成了对叶氏医药的所有股份回购!

        阳光炎热的天气,我在医院的池塘边看到了坐在轮椅里的黑裙女子正在盯着池塘里的荷叶呆呆发怔,荷叶时不时的微微摇曳,有鱼在底下游曳。

        褚连翘搀扶着我过去,随后返回公司那边有事,唐若雪此时正在羊城,杜小宜还没从商学院完成最后的学业,几个平台合并的事情,暂时是她和其他几位高管在负责着。

        “杨砚说了,你的伤没事,但因为老和尚出手过重,所以大概一年半载的时间内,你不能再动武了,否则经脉会无法愈合……”

        “我在想,西北狼怎么会输呢?”月上岚盯着摆动的荷叶出神,“自始至终,以我对他的了解,这还不是他最后的手段,陈长安那些年在晋地为了整合煤炭资源,整死了很多人,不择手段,这次的刺杀计划虽然周详精妙,可我还是觉得,这不算完————”

        “谁说这是他最后的手段了?”我苦笑道,“你不是说了你是在山下遇到陈涛他们被老和尚攻击,所以才出手的吗?”

        那天以后的事情,我和叶浅茗逃进寨子里就失去了部分消息,但这段时间陆陆续续的,我已经通过一些传过来的消息,补全了那天发生的事情全貌。

        陈长安威胁了王朗和娟子。

        王朗和娟子屈于陈长安的威胁,暂时的选择了妥协,而我被老和尚追杀、发消息给王朗求救的时候,陈长安就在王朗的身边,甚至那几天,陈长安上上下下在山上给人的印象就像是王朗的朋友。

        王朗没办法做出选择,只能悄悄地给陈涛发了消息过去。

        陈涛收到消息就立刻带了人出去,只可惜的是,陈涛连同带上的十余人,都不是老和尚的对手,老和尚当时被群蛇拖住了步伐,又跟陈涛等人厮杀一番,后来加上月上岚的出手,足足在稻田中厮杀半天!

        最终的结果当然惨烈无比,死了三个,陈涛的右臂严重骨折成u形,目前也还在医院治疗,其他的人基本上都被撂倒,老和尚因为知道月上岚,所以擒拿了她一个,休息了一段时间,等到精力恢复才重新挟持着月上岚找上了寨子……

        再后面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

        “他的想法已经很绝妙了,策反王朗可以打乱我在南关几年的布局和基础,毁掉我的根基,而老和尚出手如果击杀我成功的话,那他就是绝对的成功了,这难道还不够绝?”

        “这符合他的心计,可是马椿峰呢?”月上岚百思不得其解道,“陈长安最器重的人是马椿峰,而我的地位远逊不如,我知道马椿峰一开始南下就是朝着叶氏、南鸿门和你来的,可是你想过没有,马椿峰虽然被你退了几次,却依旧还在惠西,哪怕陈长安亲自去了一趟南关,他还留在惠西,这其中难道不蹊跷吗?”

        听月上岚这么一说,我也不由得蹙眉起来,迟疑道:“是有那么一点蹊跷,但会不会是他不服输,放不下南方这一块的势力?如果说还有什么针对叶氏医药的阴谋的话,那基本上不太可能了,因为他的股份完全清空了,ik手里的股份,被我收购回来了,我现在算是间接持股ik的大股东,马椿峰还能有什么作为?”

        月上岚是最了解陈长安和马椿峰的人,如果不是她的怀疑,那我肯定不会觉得陈长安和马椿峰还有后招,但她这么一说,让我也起了一丝疑心。

        只是分析了很久,也没有结果。

        凉亭下,月上岚忍不住叹息一声,转头看了我一眼问道:“我跟你不算是朋友,那天你为什么不顾性命回头救我?这些天我一直不走,就是想找机会问个答案!”

        “这个世界哪来那么多答案?”我无奈道,“有的时候人不得不做出一个选择,当时看见你被老和尚拎一只小鸡一样在对岸,奄奄一息的样子,我觉得不该是这个结果,所以就过去了!”

        “可你明知道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你们被他追杀才逃到寨子里的,为了这个念头,你要豁出命去,这值得吗?”

        “我当时没想值不值得这个问题,但如果我不过去的话,这辈子只怕心里这道坎都过不去,眼睁睁的看着有人挟持着别的人命,当着我的面杀死一个人,我很难坐视不理……”

        月上岚蹙起眉头,摇头嘲讽道:“你这样的人,不该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陈长安那种人是不择手段的……”

        “可我不还活着?”我耸肩一笑。

        “那是你还没见识到陈长安的厉害,他自己不输于老和尚,很少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让自己身陷险境,这就意味着他不会轻易的让别人杀死他,而他却可以不断地尝试干掉自己的对手!”

        “他当初怎么骗你一起对付祁山海的?”

        “也不算是骗吧,我觉得当时他的神情和给我的情绪骗不了人,陈长安说他这辈子最心爱的女人被祁山海害死了,这个仇他一辈子不报,就一辈子不会闭上眼睛,可是他努力过很多次,无法杀死祁山?!?br />
        “如果你查一查那个女人叫作韩烟儿,她是为了祁山海而死的,你就不会一直糊涂这么久了!”

        “谁说的?”月上岚瞥了我一眼,嘲讽道,“其实他说了这个故事,只不过我也认为是祁山海的花心杀死了韩烟儿那个女人,所以我讨厌花心的男人,就这一点来说,陈长安比天底下很多男人要专情的多,至于你这种嘛……呵呵!”

        这句呵呵蕴含着无限的嘲讽。

        我尴尬的讪笑道:“这些是题外话,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想征求你的想法,既然你现在是自由之身,那愿不愿意帮我……”

        “休想!没门!”月上岚连续用了两个回绝的词,表情淡淡道,“你再问一千次,我也是同样的答案,虽然你对我有救命之恩,不过我当时的想法是一心求死,没指望你来救我的,我还制止过……所以别指望我对你有多感激,从而以身相许之类的,我这辈子大概不会再被男人所利用了,你以前说的话开导过我,我也忽然觉得自己年龄不轻了,是该去寻找自己活下去的意义,况且一年半载不能动武,我也不愿意再沾染这些事情,我也畏惧面对陈长安……”

        “好吧、好吧!”我无奈叹道,“说起来也真可笑,即便是我赢了几次,可是面对陈长安,却似乎还是远远不足,他坐拥千亿级别资产,而我貌似算来算去,真正的资金不太多?!?br />
        “你也别妄自菲薄,不了解你的时候我也觉得你是只可以随时碾死的蚂蚁,不过我现在多少了解了你的一些秘密……”月上岚语气复杂的叹道,“陈长安虽然在能源矿产领域是一方豪强,可是你也不弱啊,一脚踏在了投资界的门槛,一脚踩在南关省大力脱贫发展生态智能农业的顺风车里,只要你不翻车的话,几年之内必成大器,这也是陈长安对你忌惮之深的原因……”

        明珠楼。

        叶浅茗端坐着,在她的对面是两位曾经出现在悦庄酒店事件中的长辈。

        “邓叔,事情就是这样了,我现在把这些顾忌说出来……”叶浅茗苦笑着坦白,把最后的‘视频’威胁对这两位和盘托出。

        “哈哈哈……我退休了,那些视频怎么拍的我不管了,反正怎么说,总不能对我这个退休的人下杀手吧?”另外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笑道,“说起来,这些麻烦丢给老邓吧……”

        “我?”邓叔没好气道,“说起来,又是那个姓林的小子惹的那些事?我就想不通了,小叶子,你冒着风险把这件事说给我们听,还不就是为了帮他去除一些官场上的祸患,可是我始终觉得他本身就是一道祸患,这小子值得你这样吗?”

        “我可提醒你,现在的叶家已经没有多少人愿意为你承担风险了,而且小叶子你再弄出一些事情和麻烦来,叶家的几代的名声可就毁了!”

        叶浅茗恭敬的微微点头,随后浅笑道:“如果我坦白,我爱上了邓叔你口中所说的这个小子,那邓叔您一定觉得浅茗发疯了吧?”

        “呃……”

        两个男人顿时间面面相觑,呆住了!

        “你你你你你……”邓叔哭笑不得,语气都有些不顺畅的气哼道,“羊城子弟千千万,能配上浅茗的你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可这个家伙是麻烦的祸根,你别跟叔叔们开这个大玩笑啊,你爷爷在的话,会跳起来打人的!”

        “爷爷其实对他挺好的,您不了解,爷爷生前有一笔资源,没有告诉家族里的任何人,连我都不知道,他却交给了林修,您们觉得,林修真的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吗?”叶浅茗一脸无辜的说道。

        “这个……”邓叔皱眉,嘀咕道,“倒不是说他没有能力,只是你要知道,很多时候我们生活在现实的世界当中,你要经得起调查和一些人对你无孔不入的攻击,而他……你觉得行吗?”

        “我知道,他来自江湖……”叶浅茗苦涩道,“说句实话,在这段时间以前,我从未想过这个问题,我怎么可能爱上一个底层摸爬的男孩,不过……”

        叶浅茗的眼眸里忽然闪现出一种奇特的光芒,嘴角不自觉的勾起笑意说道:“不过我觉得他这个人也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

        “完了,完了……”邓叔一脸失落的拍了一下脑门,哀叹道,“浅茗丫头你可别再说下去了,叔叔看你的脸色,想起一个叫啥的词语来着?被喂了一把狗粮……是这句话对吧?你沉迷了你晓得吧?”

        邓叔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叶浅茗哭笑不得道:“这个视频我跟你说,既然陈长安是有心针对我们两个的一个幌子,那我们肯定不能让他得逞,不过说真的,陈家在燕京现在得势着呢,我们也不可能为了帮你而跟陈家过不去,陈长安这个人……不值得我们犯这个风险去跟陈家杠,本质上陈家还是不错的,所以……”